首頁 » » 衝擊IPO:估值30億的唐人還有硬仗要打

衝擊IPO:估值30億的唐人還有硬仗要打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久未出現在人們視野中的唐人,最近終於做了兩件事。

一是擬申請IPO,目前正在接受中信建設上市輔導,IPO申請材料獲受理後,公司將撤離新三板;二是其製作的改編自馬伯庸同名小說的《三國機密之潛龍在淵》(下稱「《三國機密》」)今日起將在騰訊視頻播出。

執導該劇的游達志和鄭偉文都是「香港製造」,前者也是《無心法師2》的導演。除了是大熱的三國題材,該劇的演員有馬天宇、韓東君、萬茜、董潔、董璇、謝君豪等人,讓開年劇荒的觀眾有了一絲期待。

一直以來,唐人影視似乎都是古裝爆款的代名詞,從《仙劍奇俠傳》到《步步驚心》,這家公司影視劇製作發行和藝人經紀兩步走,捧紅了劉詩詩、胡歌、古力娜扎等一干演員。旗下藝人韓東君也在《三國機密》中飾演主角司馬懿。

但隨着行業內新型影視公司的不斷湧現,曾經風頭無兩的唐人在過去幾年接連出現藝人離巢、題材乏力、營收震盪等問題,如今的大劇《三國機密》也就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這部給唐人帶來超4億收入的古裝劇,會讓它的2017業績更好看嗎?衝擊IPO之後,這家老牌影視公司是否想好自己如何在電視劇市場進行轉身?

在這個行業遍地開花的春天,唐人的路其實沒有那麼好走。

半年收入確認僅一部劇

以唐人2017年中報的成績來看,情況不算太好。公司於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1.30億元,與上年同比下滑64.32%;實現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720.11萬元,與上年同比下滑70.94%。

半年報指出,受影視劇拍攝及電視台排播等因素影響,2017年上半年唐人實現收入的只有一部網劇,而前年同期是四部電視劇。但唐人方面稱,該情況符合公司年度計劃及整體預期。

唐人的半年報還透露,公司將在去年下半年資金回籠,主要收入源自《三國機密》等項目的銷售收入回款。但截至現在,唐人在下半年確認收入的僅有《三國機密》一部劇。

蔡藝儂在此前採訪中稱,該劇不包括傳統媒體和海外發行的收入就超過4億。以這個價格估算,加上唐人2017上半年主要依靠《無心法師2》帶來的1.3億收入,全年收入至少為5.3億,同比增長26%。

但小幅度增長背後還有隱憂。這份半年報提到,在報告期內與公司資產同步上升的還有資產負債率。這一數字從2016年末的13%上升到29%。負債率上升主要是因為唐人為拍攝《三國機密》向銀行借款9900萬元和為購買辦公大樓長期借款6200萬元。

2016年唐人製作的《青丘狐傳說》、《女醫·明妃傳》、《旋風十一人》和《仙劍雲之凡》分別在湖南衛視、江蘇衛視和東方衛視上線(除視頻網站外),但2017年唐人拿得出手的僅有《無心法師2》和《三國機密》,從作品數量來看,提高的負債率無疑增加了利潤風險。

從單個項目看,《三國機密》4億的價格確實不錯,但與去年慈文賣出天價的《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相比,顯然還有些距離。後者的網絡版權合同金額高達8億。從數量說,唐人也不佔優勢。原本也有着業績危機的歡瑞世紀,在去年下半年與愛奇藝、騰訊視頻分別簽訂了6.18億、8.4億元的影視劇售賣合同,賣出了網絡劇《盜墓筆記3》、網台聯播劇《天乩之白蛇傳說》、《封神之天啟》、《青雲志3》等項目,總價接近15億。

距離各家公司披露上一年年報的時間已經不到一個月,就目前狀況來看,唐人的表現只能說不咸不淡。此時唐人衝刺IPO,或許是為了獲得更充足的資本注入內容製作。

A股的「新對手」們

2016年4月掛牌新三板的唐人,目前估值僅在30億左右。但2014年成立的檸萌影業在最新一輪融資前,估值卻已經達到75億。儘管檸萌的產量也並不高,主打「超級內容」路線,但僅一部《擇天記》就為其帶來約3億的凈利潤。高利潤的前提之一或許是資本投入,在3月最新的C輪融資中檸萌就獲得了5億左右的金額,這個數字與其B輪融資幾乎相同。

另一家新三板影視公司嘉行傳媒,也在去年春天獲得了完美世界旗下基金5億元的入股,嘉行將獲得完美世界在《烈火如歌》等一系列作品上影視製作和遊戲開發上的支持。完美世界則是2017年A股影視大盤僅有的三家股價上升的公司之一。嘉行方面還在採訪中透露,2018年公司的重點工作就是準備IPO。

而前不久,在IPO面前屢敗屢戰的新麗傳媒也通過「抱大腿」的形式達到了新的估值:光線傳媒3月10日與林芝騰訊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擬以人民幣33.1704億元的對價將持有的新麗傳媒27.6420%的股份出售給林芝騰訊,對應整體估值120億,對應2017年PE34.39倍。

不管從哪方面來看,在內容上曾叱咤一時的唐人,在資本上的動作都有些遲緩。儘管影視行業內容為王,但隨着流媒體爆發,影視行業從製作到發行的整體生態都已經發生變化:《孤芳不自賞》、《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劇版權費用均超過6億元,優酷則以1220萬元每集的價格購買《長安十二時辰》,刷新視頻網站端版權價格記錄。根據中泰證券分析,時下頭部內容創作啟動成本已達3億以上。假如想要謀求更好內容,唐人尋求資本市場的支持就勢在必行。

但自從去年下半年證監會加大審核力度以來,獲批定增的上市公司僅有奧飛與慈文兩家,影視領域終止IPO的公司也不少,唐人選擇這條路恐怕不會太風平浪靜。

此外,即便唐人衝刺成功,現階段進入A股市場,它遇到的對手也將更強大。從目前A股影視公司的業績預測來看,華策、慈文、唐德在2017年的凈利潤都比較可觀,分別為6.32億、4.28億、2.13億(剔除綜藝影響後主營業務利潤預計在3.54億)。但唐人2017年上半年的凈利潤僅為3720萬。

除此之外,這三家公司在內容上也各有優勢:華策自從實行「SIP」(註:即super IP)戰略以來,製作出《楚喬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賞》等高流量劇集,擅於打開流量通道;慈文定增後資金充裕,儲備IP較多,2018年將投入《風暴舞》、《我的檢察官女友》、《脫骨香》、《步步生蓮》等S級劇集;唐德甩開好聲音之後,在不同年齡段、多題材劇目上都有涉及,2018年預計確認收入的頭部項目包括范冰冰主演的時裝劇、《東宮》等。相較之下,一直靠古裝劇立身的唐人由於題材單一,比較容易陷入路徑依賴。而不定時的針對古裝劇的政策監管也是將來隱患之一。

除了資本層面,唐人可能還要想一想如何進行內部更新。

一直以來將藝人與公司捆綁在一起的唐人握着一把雙刃劍,在與藝人處在蜜月期時互相加成,但藝人一旦離巢,唐人也會受到較大打擊。劉詩詩已經與吳奇隆開起了夫妻店,蔣勁夫與唐人的關係也墮到冰點,目前僅有《三國機密》里的韓東君為唐人站台。而作為老朋友的胡歌,在唐人的持股比例也從掛牌新三板之初的2.47%降低至目前的0.76%。

面對離巢危機,蔡藝儂仍然選擇培養新人,堅持自己在藝人經紀領域佈局的思路。例如在《女醫·明妃傳》里飾演如香的胡冰卿和《雲之凡》里飾演錕飛雪的王藝霖等,都是唐人在培養的新人。考慮藝人的長線發展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前提得是藝人更新的速度趕得上時代,畢竟眼下流媒體充滿了變數和生機,如果不能收割這一波機遇紅利,下次又不知該等到何時了。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018053.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motocyclebike.com/98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