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問上海婦聯:攜程親子園虐童,婦聯的責任怎麽追究?

作者:Bubles    發表日期:2017-11-15 11:59:22

文丨特約評論員 王可

輿論關心的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有了新的進展。據攜程11月14日發給員工的內部信介紹,攜程親子工作室的園長鄭某已經被警方刑拘。攜程兩位相關的副總裁停職接受調查。而之前警方已經刑拘3人,均為親子園員工,涉嫌罪名為“虐待被監護、看護人罪”。

撤職的撤職,刑拘的刑拘,似乎事件算是有階段性的解決成果。但是,公眾最關心的是深度卷入這次事件當中的上海市婦聯機構,到底應該承擔什麽樣的責任?包括作為親子園的負責人、被上海婦聯機構“推薦”的張葆葆要承擔怎麽樣的法律責任?錦霞教育信息谘詢有限公司經營範圍中沒有早教,為什麽就能出麵第三方托管?

張葆葆與上海婦聯組織之間的關係尚需澄清

這次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這足以引發全社會的廣泛關注,不僅是因為不到三歲的孩子受到了各種的毆打、推搡,甚至被灌了芥末醬。更關鍵的問題是,我們看到了一個企業願意為自己的孩子辦托兒服務,但是卻遇到了“行政障礙”,這背後疑似有權力之手在搞利益輸送。

去年2月,攜程親子園開園不到一周,即因未獲行政許可,被上海長寧區教育局叫停。之後,經上海長寧區婦聯牽頭,攜程與上海《現代家庭》雜誌社旗下“為了孩子”學苑合作,提供日常托管服務。

而《現代家庭》雜誌社100%的股東正是上海市婦聯。而《現代家庭》旗下“為了孩子學苑”項目負責人張葆葆,曾入股多家企業,多數涉及兒童教育服務領域。她是1家公司的法人、3家公司的股東、4家公司的高管,還是上海市創意產業協會創意兒童專業委員會主任、上海市三八紅旗手,亦官亦商,身份成謎。

也正是因為商業化的親子學園的經營和婦聯存在著如此曖昧的關係,公眾才會質疑。

事發之初,上海市婦聯曾深夜發微博,表示“聲明嚴厲譴責!密切關注進展”,得到了公眾的很多期待和讚許,讓人們看到了事情得到陽光公開解決的可能性。但是,當如今事情的風頭剛過,5人被刑拘,我們發現這條微博在上海市婦聯官微上消失了!事情還沒有查的水落石出,何以要刪掉一條微博呢?難道刪掉了一條微博,上海市婦聯就能收回之前的承諾了嗎?調查就會到此為止了嗎?

當初,婦聯為什麽會選擇了張葆葆作為合作對象,有沒有利益輸送?有沒有“管理費”回扣?兩者長期以來有沒有“拉拉扯扯”?婦聯是否明知道,張葆葆旗下的企業沒有早教的資質,還是以官方名義做了“推薦”?

要說明的是,由上海婦聯參與上海托兒試點,並不是攜程一家。2017年初,上海市婦聯、市民政局、市教委等6家單位聯合下發《關於落實2017年市政府新建20個社區幼兒托管點實事項目的通知》,稱“引入專業社會力量參與社區幼兒托管點的運營管理”。在其餘的托管點,上海市婦聯到底“推薦”了哪些機構?這些機構有沒有資質?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鬧得這麽大,應不應舉一反三,做全麵徹查?如果不把可能的腐敗的病灶徹底剜除,托兒試點工作怎麽大規模鋪開?把孩子放在托管點裏的媽媽,能不能安心上班?

2015年《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和改進黨的群團工作的意見》明確,群團組織承接政府轉移職能要試點先行,確保“能負責、能問責”。群團組織的特殊性質,不是“金鍾罩”,既享有公權力,卻不承擔公權力背後的約束和責任,更不能異化為特殊利益團體。

公眾期待的是,上海市婦聯能夠向社會澄清,自己應該承擔什麽樣的責任?如果因為曆史原因,和一些“老麵孔”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那麽趁著這次“群團改革”的東風,趁這次事件,做一個“一刀兩段”,重新開始,而不是僅僅把微博刪掉,就以為問責到此為止了。


本文来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15/53267370_0.s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otocyclebike.com/39047.html
轉載請注明:Bubles 2017-11-15 11:59:22 于 MOCO時尚資訊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