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曲老“瞽師”劉誌光 :有人惦念,我很滿足

作者:Brenda    發表日期:2017-10-31 23:09:01

大洋網訊 周二上午九點,越秀區人民公園裏,一些老人尚未結束晨練,拉筋的、打太極的、踢毽子的老人比比皆是。在一處空地上,一側是聲勢浩大的廣場舞人群,另一側,則是一個特殊的群體——盲眼藝人。

70歲的劉誌光便是盲眼藝人中的一員,他所在的曲藝隊被稱為“越秀區失明曲藝隊”,是廣州市內唯一現存的失明曲藝隊。後來曲藝隊加入了一些“開眼人”,便改為“越秀區光明曲藝隊”。每周二,曲藝隊隊員都會在人民公園表演。很多群眾愛聽他們吹拉彈唱。

劉誌光在演唱。

最後的“瞽師”之一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思嬌情緒好比度日如年。”上世紀90年代電影《胭脂扣》的熱播曾讓這首粵調南音《客途秋恨》廣為人知。粵調南音與木魚、龍舟、粵謳同屬廣府說唱藝術,而南音以其情感的哀婉與文辭的優雅,成為廣府說唱藝術的精髓。早期唱南音的多是街頭賣唱的盲眼藝人。這類南音被稱為“地水南音”,失明的男曲藝演員被稱為“瞽師”,女曲藝演員稱為“師娘”或者“瞽娘”。

如今,“地水南音”幾成絕唱,劉誌光是廣州市內僅存的幾位“瞽師”之一。已到古稀之齡的他仍精神奕奕,動作斯文,戴著墨鏡,白襯衫筆挺光潔,稀疏的白發被梳理得整整齊齊。每周二,他們需要從上午九點表演到十二點,整整三個小時裏,劉誌光沒有休息過,不演唱的時候便拉著中胡伴奏。

到劉誌光演唱時,圍觀曲藝隊的人突然多了起來。他聲音清亮,宛如年輕人,在轉折處帶著蒼涼。人聲喧鬧的公園裏,他的聲音穿透力極強,旁觀者逐漸安靜下來聆聽他的演唱。不時有人上前往愛心捐贈箱裏放麵額不等的利是,劉誌光的演唱,讓這個小角落裏的曲藝表演達到了高潮。

十幾年如一日堅持演奏

三歲時,因為出麻疹發高燒,劉誌光失明了,自此,他的一生都與黑暗為伴。七八歲時,父親想讓他學習謀生技能,便找來師傅教他唱南音、粵曲。劉誌光的師傅名為溫麗容,是當時整個廣州市僅有的可以領文化局工資的兩名盲人中的一位。

劉誌光記得,學唱曲的那兩三年甚是艱難,師傅半弓著身子,從背後擁住他,握著他的手教他認識樂器,學習如何彈奏。唱詞則由師傅一字字地教,然後讓劉誌光背下來。除了吃飯睡覺,從早到晚,劉誌光都在練習,年幼的他並不懂唱曲的意義,常因練習艱難萌生退意,因此沒少被父親訓斥。他記得父親時常憂心,“你不學東西以後會餓死的。”

劉誌光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十四五歲時便已完全出師,隨後在長堤、海珠廣場一帶賣唱,收入雖微薄,卻也夠生活。1966年,接近二十歲的劉誌光進了工廠做工人,此後一直在工廠工作到退休。

業餘時間裏劉誌光仍沒丟下自己心愛的曲藝,每當有文藝表演他仍然會上去露一手。漸漸地,會唱粵曲、會演奏多種樂器的劉誌光成了工廠裏的名人。在1992年,他還和同事一起去長沙參加了當年的全國殘疾人文藝表演,劉誌光至今還記得那一次出行他們坐了火車,那是他去過的最遠的地方。

2007年,劉誌光退休。退休之前劉誌光便已開始在人民公園演奏,如今退休後他每周最大的盼頭就是周二的表演,這一天他能出來和朋友們聊聊天,也能滿足部分老歌迷的願望——經常會有歌迷打電話問何時能聽他的音樂。

有人惦念讓劉誌光很是滿足,除了刮風下雨,他一般都會準時來到公園。劉誌光家住海珠區革新路,去公園需要坐半小時左右的公交。有時天氣變化也會讓他遭點罪,他還記得一次周二,過來時還是陽光明媚,突然間便狂風驟雨,“那次全身都被淋濕了。”劉誌光大笑著說。

盡管時不時要遭受天氣變幻之苦,出門也不方便,但劉誌光堅持了十幾年。如今粵曲南音於他而言,已不再是童年時苦苦練習的噩夢、青年時期的謀生工具,而是他的畢生所愛。除了彈唱之外,偶爾他還會為曲子填詞。每周堅持來公園表演也讓劉誌光的技藝水平並未因年紀增長而下降,在不久前的“長者杯”粵曲演唱大賽上他還拿了金獎。

“我這一生沒有遺憾”

盡管眼盲,劉誌光卻很樂觀,回憶往事時他不時哈哈大笑,眼角泛起深深的魚尾紋,談到興起處還會手舞足蹈。許多人喜歡找劉誌光聊天,他時常講自己的人生經曆,笑著說,“你怎麽困難都不會有我困難。”

他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的時候,兩個小孩都不大,他的工資不高,同是盲人的妻子也沒有工作。晚上下班,劉誌光便摸索著出去賣花生。現在回憶起來,劉誌光覺得這些年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因為眼盲他很難在沒有旁人的幫助下出遠門,也無法在家裏做可口的飯菜。如今,路上胡亂擺放的共享單車和呼嘯而過的小汽車更是讓他和老伴寸步難行。

但劉誌光並不喜歡抱怨,那些艱難的歲月他似乎都已忘記,“生活就是多難都要克服,我性格就是這樣,一輩子多艱難都要笑,不開心的就隨它去。”

妻子也在他的影響下變得樂觀,她還記得孩子小時候經常生病,自己緊張不已,劉誌光卻常說,“沒事的,打針就好。”小孩不做功課,老師來找家長,劉誌光也不會如她一樣緊張,反而能提出解決辦法。

性格樂觀的他也不怎麽為“地水南音”無人傳承而發愁。在家裏聽粵曲,他的孫輩們對這些興趣都不大,“他們覺得我咿咿呀呀,不知道我們在唱什麽。”劉誌光講起來仍麵帶笑意,“他們喜歡有時代感的音樂,覺得這些很悶。”

多年前也有人想拜劉誌光為師,但劉誌光卻拒絕了,劉誌光覺得自己未必有能力帶徒弟出師。劉誌光便對來拜師的人說,“我不想害了你,唱曲揾唔到食啊,你去學按摩啦。”

“我不太擔心傳承,社會走向不能逆轉,要淘汰也沒辦法。現在是不斷推陳出新的時期。”如今,劉誌光唱曲也隻為自己和他人開心。

劉誌光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他們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晚上九點多睡覺。唱曲能鍛煉身體,老兩口至今身體也挺好。兒子住得離自己不遠,每周末都可以一起吃飯。雖然退休金不高,出行艱難,但有曲藝為伴,劉誌光覺得自己的晚年尤為幸福,“到現在為止這一生我都還算滿意,普通人要做的事,我都做過,沒有遺憾了。”

文、圖/廣報全媒體記者陳詩藍、石鈺[ 編輯: 何雯颸 ]


本文来源: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71031102031441.html

本文固定鏈接: http://www.motocyclebike.com/31962.html
轉載請注明:Brenda 2017-10-31 23:09:01 于 MOCO時尚資訊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