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越是 緊 . 致 的女人,男人越是上癮?

作者:Daphne   發表日期:2018-05-25 20:42:50   分類:

太陽明晃晃的要曬傷人的臉,到處都是蟬鳴的聲音吵的人心裏發燥。


安寧踩着虛浮的步子從醫院走出來,她的腦子全都是空白的,耳朵邊一直迴蕩着醫生的話,「孩子的白血病已經到了很危險的時候了,家屬要做好換骨髓的準備。」

做好準備?還能做什麼準備?無外乎就是手術費,可是白血病手術,不說骨髓配對難,就算是找到了合適的骨髓,手術費也是一筆天文數字。

對於她這樣每個月只有幾千塊進賬的家庭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可是,要她放棄嗎?安寧做不到。

小星星還那麼小,這世界上那麼多美麗的風景,她都還沒有看過,她怎麼可以放棄呢?

想到這裏,安寧抬手胡亂的抹了一把眼角的濕潤,快走了幾步追上前面的丈夫。

剛才從醫院出來,趙振就臉色難看的走在前面,一聲不吭。

「趙振……」安寧剛叫了一聲,就看見趙振整個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炸了毛。

「不行!安寧,想要我賣了房子給孩子做手術,想都別想!」

她都還沒開口,他就否定了一切。

安寧動了動嘴唇,「我沒說賣房子,咱們去抵押貸款……」

「你說的好聽,就咱們家那套小破房子,你就連賣都賣不到那個手術費,你以為抵押能抵押幾毛錢?反正我不同意手術,你要做手術你自己想辦法。」

安寧頓時急了,「不做手術孩子會沒命的……」

趙振把脖子一梗,「關我什麼事?孩子又不是我生的。」

趙振撂下這句話便大踏步往前走,仿佛身後有拽着他要錢的女鬼,安寧追了幾步沒追到,還差點一腳踩空跌倒。

她昨晚加班,剛到家就發現孩子發燒了,連口水都沒喝就連夜把孩子送到醫院來了,等了一晚上卻等來了噩耗。

安寧吸了一口氣,剛想站起來,背上的小星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過來了。

「媽媽,小星星好了,不用做手術,爸爸媽媽不要吵架好不好?」

安寧一愣,看着孩子因為長期病痛而瘦削蠟黃的小臉,鼻尖微酸,「爸爸媽媽沒有吵架。」

「媽媽,你哭了。」

小星星雖然小,但是卻很敏感。她說完,小手從後面伸出來捂住了安寧的眼睛。「媽媽,等小星星長大了,帶媽媽去遠遠的地方,這樣媽媽就不會哭了。」

安寧反手摟住小星星的脖子,心如刀割。

她手裏除了那套房子,根本沒有其他值錢的東西。想到這裏,她強撐着熬夜引起的暈眩,再一次追上去。

「趙振,你聽我說……

安寧一邊跑,一邊拉住了趙振的衣角。「趙振,我答應你,小星星做完手術,我一定會想辦法把房子贖回來……」

「你拿什麼還貸款?靠你那一個月兩千塊錢?我求你別禍害我行不行?你還不如去找你那個野男人!或許,他會可憐你……」

啪!趙振話未說完,安寧便甩手給了他一巴掌。

「住口!小星星還小,你不要在她的面前說亂七八糟的事情。」

「你他媽的敢打我?」趙振不由分說的衝着安寧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安寧怕他傷到了小星星,伸手擋了一下。

巴掌打偏了,打在了安寧的頭髮上,頓時她本來就不整齊的頭髮更加的凌亂了。

「你也知道你那是亂七八糟的事情,你做的出來就別怕孩子知道。你這個臭……」

婊子兩個字還沒說出來,便被安寧撕裂的聲音打斷了。

「趙振!」安寧目光如劍的瞪着趙振,仿佛他要是再說下去,她就能化身成猛獸撲上來咬死他。

趙振心下一跳,還真的被安寧這個樣子嚇到了。要知道,平時安寧無論自己怎麼說,都是低眉順眼的。

「呵呵!離婚!」趙振撂下這句話,便將安寧一把推開,走遠了。

身上沾了灰,來不及管。

安寧趕緊爬起來,先是將小星星放下來檢查了一番。確認小星星沒事,她才鬆了口氣。

正準備重新抱小星星起來,眼角的餘光瞥到了拐角處一個陰影。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只一眼,她渾身的血液都凍住了。

那是個男人,一身煙灰色的西裝,五官如刀刻般深邃。此刻,他正目光冷然的看着這邊,嘴角帶着譏誚的弧度。

安寧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下意識的攏了攏凌亂的頭髮。可一低頭,看見自己滿身的灰塵和廉價的衣服時,她又垂下了手。

不是沒想過有一天會再次遇見他,但是卻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耳邊的蟬鳴叫的她腦子嗡嗡的響,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也是一個蟬鳴聲聲的夏天,男人紅着眼睛惡狠狠的詛咒她,「安寧,你這樣對我,你會有報應的。」

果然,她遭到報應了。

男人邁開步子,緩緩的朝着這邊走過來。安寧後知後覺,慌忙抱起小星星,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走。


小星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一眼安寧,又看一眼身後的男人。

「媽媽,有個叔叔跟着我們。」

安寧渾身一顫,雙臂抱緊了小星星,「閉上眼睛,別說話。」腳步卻加快了。

慌不擇路,走到了死胡同里。等安寧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沒有退路。

身後,男人不慌不忙的一步一步的走近,唇角帶着熟悉又陌生的弧度。「安寧,好久不見。」

安寧吶吶的張了張嘴,「蘇先生。」

「蘇先生?」蘇珩一冷笑一聲,目光在安寧的身上打量,最後停留在了安寧懷中那個小小的孩子身上。「你的孩子?」

安寧微顫,下意識的將孩子的臉擋住。

蘇珩一凌厲的目光在那個瘦小的女孩身上一閃而過,「你的孩子,竟然還活着?」

「蘇珩一!」安寧咬牙,「孩子是無辜的!」

「誰的孩子都可以是無辜的,但是唯獨你的孩子。安寧,你那樣惡毒。你的孩子,將來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安寧聞言,黑亮的目光突然黯淡了,有水霧在眸中流轉。很快,她轉開頭,「罵夠了嗎?罵夠了我就走了。」

說完,安寧深吸了一口氣,朝着蘇珩一旁邊僅存的出口,擠了出去。

擦肩而過的時候,她聞到了蘇珩一身上久違的薄荷香水味。她慌忙別開頭,逃也似得加快了步子。

明晃晃的太陽,照的人頭暈。耳邊是小星星疑惑的詢問,「媽媽,那個叔叔是誰?我們為什麼要跑?」

安寧想回答,可是張了張嘴,最終只說了一句。「認錯人了。」

「可是他還在看我們。」小星星說。

安寧再顧不得其他,摟緊了小星星一路狂奔,仿佛身後有毒蛇猛獸一般。

幸好,包里還有零錢,她這個時候,也顧不上打車貴不貴的問題了,直接打了一輛車回家。家裏房門緊閉,安寧伸手敲了敲門,沒有人理會她。

她只好自己拿鑰匙開門,可是卻發現門鎖被換掉了。

「趙振!」安寧敲了敲門,「你開開門。」

但是,不管她怎麼敲,門裏面都是悄無聲息。

隔壁的鄰居都被這聲音吵得走了出來,看見安寧披頭散髮的站在門外,都嚇了一跳。

「安寧,這是怎麼回事?」

安寧搖了搖頭,「對不起,打擾你們了。」

鄰居倒是個熱心腸,也知道安寧平時在家裏被趙振欺負慣了。索性,上前幫安寧敲了門。

選擇專業的男士護膚美容機構男士緊緻, 才是男士緊致的肌膚的第一步。位於香港繁華路段的專業的Derma 21 Medical推出的男士HIFU緊致流程就是為解決這個問題而誕生的。

選擇專業的男士護膚美容機構,才是男士緊致的肌膚的第一步。位於香港繁華路段的專業的Derma 21 Medical推出的男士HIFU緊致流程就是為解決這個問題而誕生的。

趙振懾於鄰居的是個公務員,這才打開門,不耐煩的掀着眼皮,「安寧,我都說了離婚,誰讓你回來的?」

話音剛落,那門裏竟然走出來一個女人。女人嬌俏如花的躲在趙振的身後,「趙振,這黃臉婆不會是你老婆吧?嘖……」

安寧腦子嗡的一聲,「你是誰?」

「我?我當然是這裏的女主人了!趙振剛才就和我求婚了,你趕緊滾吧!」

「趙振!」安寧瞪大眼睛看着他,「這是我的房子,你憑什麼帶這種不三不四的女人回來?」

「不三不四?小敏再不三不四還能有你不三不四?人家至少是個處……」

安寧又要抬手,趙振一把揪住了她。「你他麼再打我試試,信不信我把你的醜事他麼的都抖出來!」


領居聽到這裏,看安寧的眼神有了些異樣,沒有再管安寧,他扭身回去了。

安寧苦笑一聲,看了一眼還在睡着的小星星。幸好,小星星還沒有醒過來。

「行,離婚就離婚。」安寧累了,也不想吵。「房子是我的,其他的你都拿走!」

說完,安寧就要進門,被趙振一把推了出來。

安寧頓時懵了,「趙振,房子是我的。」

「房子是我的名字。」趙振有恃無恐的瞪着安寧。

「那是當時我不方便,借用你的名字……」

「誰能證明?」趙振伸手摳了摳牙齒,粗俗的樣子,令人側目。「再說了,我幫了你這麼多年,你難道不應該感謝一下我?」

「趙振!」安寧放軟了聲音,「你想要房子可以,但是小星星現在需要手術,只要我先湊錢給小星星做了手術,後面一切都好說。」

現在她沒有辦法,只好好言相勸。

「鬼才信你。」趙振說完,便要關門。安寧卻死死的頂住門板,這個時候的安寧已經瀕臨瘋狂,她知道如果不阻止住趙振,過了這個晚上,還不知道趙振會把這個房子怎麼樣。

趙振惱羞成怒,狠狠的踹了安寧一腳,將她踹倒在地。

身後的女人倒是聰明,趁着這個功夫,將家裏值錢的東西都裝進了包里,拉着趙振逃了出去。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大雨。安寧追出去的時候,趙振正和那個女人準備上車,安寧死死的揪住趙振手裏的包。

「趙振,你不能走。」

趙振被纏的煩了,又要踹安寧,一個黑影閃過來,一拳砸在了趙振的臉上,頓時鮮血直流。

趙振罵罵咧咧的眯着眼睛看去,待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他冷笑了一聲。「原來是蘇先生,正好這個女人我不要了,你要你拿走!」

話音未落,又是一拳。

趙振被打翻在地,啐了一口,「他麼的,一個破鞋,也值得你……」

後面的話,趙振沒有機會再說出口,全部被拳打腳踢的聲音和大雨湮滅了。蘇珩一打的特別狠,渾身都散發着冰冷的寒意,仿佛要將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趙振的身上。

安寧顧不上管趙振怎麼樣,她找到趙振手裏被打落在地的包,抱着小星星上了路邊的出租車。

直到車子走遠了,她回頭看着剛才的位置,蘇珩一已經被他的人拉開了。安寧眨了眨眼睛,將小星星抱緊,還好小星星被她的衣服遮住了,沒有被淋濕。

家是去不了了,趙振和蘇珩一都是她惹不起的人。安寧本想去旅店,但是一模口袋,錢也不夠,只好找到了銀行附近一個醫院的大廳坐着。

此刻,已經是半夜十點多了。大廳里人群熙熙攘攘的,小星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看着安寧。

「媽媽,我餓了。」

安寧從包里摸了一個麵包給她,「小星星吃吧!」

「媽媽你吃。」小星星將麵包送到安寧的面前,一雙濕漉漉的眼睛,純真的看着安寧。安寧心下微暖,搖頭摸了摸小星星稀稀拉拉的頭髮。

「媽媽不餓。」

小星星這才將麵包吃了,又沉沉的睡去。

安寧見狀,也找了個角落,靠在椅子上。

她已經二十多個小時沒有休息也沒有吃東西了,早就精疲力盡。再加上淋了雨,半夜的時候,她就發起了高燒。

迷迷糊糊的時候,她做了一個夢,夢裏還是她二十歲的時候,那時候她和蘇珩一還在一起。


那時候的蘇珩一還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一雙深邃溫柔的桃花眼,一笑起來,像是一汪深不見底的深潭。

那深潭裏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她。

他將她寵上天際,連一根筷子都不許她動手。那時候他說,「安寧,你是我的公主。」

安寧鼻子一酸,從夢中驚醒。

眼角還殘留着濕意,她第一時間伸出手,那雙水蔥一樣嫩白的縴手,早已經因為長年累月的家務和生計佈滿了老繭和裂痕。就像她和蘇珩一,再也回不去了。

耳邊是男人冷漠的聲音傳來,「醒了?」

安寧一驚,這才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而蘇珩一正在她的床邊。

「這是哪裏?」安寧不安的問道。「我怎麼會在這裏?」

「你看不出這是哪裏嗎?」蘇珩一說完,諷刺的目光象徵性的在這房間裏環視了一圈。

安寧這才意識到這裏是那麼的熟悉,等到再看清楚之後,她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這裏……」

這裏竟然是當年她和蘇珩一的婚房,就在這裏蘇珩一向她求婚,但是她拒絕了。

不僅如此,她還將蘇珩一的戒指和所有的心意踩在了腳底,並且告訴他,她根本沒有愛過他,之所以和他在一起,只是想騙他的錢!而現在,她已經懷了別人的孩子。

所以,她們結束了。

安寧驚恐不已,「你為什麼帶我來這裏?」說着就要起來。

「想起來了?其他的呢?」蘇珩一淡淡一笑,可眼底卻看不出半點笑意。

時隔多年,他早已經不像當初那麼衝動憤怒,只是這笑容,卻更加的飽含深意,讓安寧渾身發麻。

下一秒,她恍然驚醒,「小星星呢?你把小星星弄到哪裏去了?」

「你果然都想起來了!」蘇珩一冷冷開口。「你以為我會將那個野種怎麼處置?」

安寧真的害怕了,當年蘇珩一曾經盯着她的肚子說過,他恨安寧,更恨那個孩子。總有一天,他會要她們和他一樣,生不如死。

「蘇珩一,如果你敢動小星星,我不會原諒你。」因為着急,她起身的時候,從床上跌下地。

蘇珩一神色一動,又握緊了拳頭。「你以為我會在乎你的原諒還是不原諒!實話告訴你,我剛才已經叫人將那個野種抱出去丟了。」

話未落音,安寧整個人已經瘋狂的跑了出去。

蘇珩一看着她飛奔的背影,薄唇咬出刻薄的句子。「安寧,你是不是賤?那個男人把你變成現在這幅樣子,你還那麼愛他的孩子嗎?」

安寧身形一頓,悽苦的臉上,滿是悲傷,「那也是我的孩子!」

「好,好,那是你們的孩子。那我就叫人馬上弄死她,讓她替你賠罪好不好?」

「蘇珩一!」安寧知道,蘇珩一說到做到。

轉身跑回來,她淚流滿面的看着蘇珩一,「我求你,小星星還小,你放過她……」

她的表現,讓蘇珩一的臉色更加的陰鷙,他輕呵一聲,眯着眼睛看着她。「求人是你這樣求的嗎?」

話音剛落,安寧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雙手拽住蘇珩一的褲腳,「我求你,你放過小星星,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你要殺要剮我都認了。」

蘇珩一伸手拂開了她,「別碰我,髒。」

安寧沒有其他辦法,只好磕頭,用力的磕頭。閱讀原文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7222484&ver=897&signature=2wmO2VfmKbrf5ZU*ieJqu3itGsdui0MrCnT2MZ3HPOoAdOVUmX6nbcALzawELvUhghSC*Vqrxr993Snaz8292jvg5y1liE0DlHBwsyZR9eCujirM06g7FqKtcwL6V2*s&new=1

本文固定連結: http://www.motocyclebike.com/135507.html
轉載請註明:Daphne 2018-05-25 20:42:50 於 MOCO時尚資訊 發表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