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为什么越是 紧 . 致 的女人,男人越是上瘾?

为什么越是 紧 . 致 的女人,男人越是上瘾?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太阳明晃晃的要晒伤人的脸,到处都是蝉鸣的声音吵的人心里发燥。


安宁踩着虚浮的步子从医院走出来,她的脑子全都是空白的,耳朵边一直回荡着医生的话,“孩子的白血病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候了,家属要做好换骨髓的准备。”

做好准备?还能做什么准备?无外乎就是手术费,可是白血病手术,不说骨髓配对难,就算是找到了合适的骨髓,手术费也是一笔天文数字。

对于她这样每个月只有几千块进账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可是,要她放弃吗?安宁做不到。

小星星还那么小,这世界上那么多美丽的风景,她都还没有看过,她怎么可以放弃呢?

想到这里,安宁抬手胡乱的抹了一把眼角的湿润,快走了几步追上前面的丈夫。

刚才从医院出来,赵振就脸色难看的走在前面,一声不吭。

“赵振……”安宁刚叫了一声,就看见赵振整个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了毛。

“不行!安宁,想要我卖了房子给孩子做手术,想都别想!”

她都还没开口,他就否定了一切。

安宁动了动嘴唇,“我没说卖房子,咱们去抵押贷款……”

“你说的好听,就咱们家那套小破房子,你就连卖都卖不到那个手术费,你以为抵押能抵押几毛钱?反正我不同意手术,你要做手术你自己想办法。”

安宁顿时急了,“不做手术孩子会没命的……”

赵振把脖子一梗,“关我什么事?孩子又不是我生的。”

赵振撂下这句话便大踏步往前走,仿佛身后有拽着他要钱的女鬼,安宁追了几步没追到,还差点一脚踩空跌倒。

她昨晚加班,刚到家就发现孩子发烧了,连口水都没喝就连夜把孩子送到医院来了,等了一晚上却等来了噩耗。

安宁吸了一口气,刚想站起来,背上的小星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

“妈妈,小星星好了,不用做手术,爸爸妈妈不要吵架好不好?”

安宁一愣,看着孩子因为长期病痛而瘦削蜡黄的小脸,鼻尖微酸,“爸爸妈妈没有吵架。”

“妈妈,你哭了。”

小星星虽然小,但是却很敏感。她说完,小手从后面伸出来捂住了安宁的眼睛。“妈妈,等小星星长大了,带妈妈去远远的地方,这样妈妈就不会哭了。”

安宁反手搂住小星星的脖子,心如刀割。

她手里除了那套房子,根本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想到这里,她强撑着熬夜引起的晕眩,再一次追上去。

“赵振,你听我说……

安宁一边跑,一边拉住了赵振的衣角。“赵振,我答应你,小星星做完手术,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房子赎回来……”

“你拿什么还贷款?靠你那一个月两千块钱?我求你别祸害我行不行?你还不如去找你那个野男人!或许,他会可怜你……”

啪!赵振话未说完,安宁便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住口!小星星还小,你不要在她的面前说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他妈的敢打我?”赵振不由分说的冲着安宁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安宁怕他伤到了小星星,伸手挡了一下。

巴掌打偏了,打在了安宁的头发上,顿时她本来就不整齐的头发更加的凌乱了。

“你也知道你那是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做的出来就别怕孩子知道。你这个臭……”

婊子两个字还没说出来,便被安宁撕裂的声音打断了。

“赵振!”安宁目光如剑的瞪着赵振,仿佛他要是再说下去,她就能化身成猛兽扑上来咬死他。

赵振心下一跳,还真的被安宁这个样子吓到了。要知道,平时安宁无论自己怎么说,都是低眉顺眼的。

“呵呵!离婚!”赵振撂下这句话,便将安宁一把推开,走远了。

身上沾了灰,来不及管。

安宁赶紧爬起来,先是将小星星放下来检查了一番。确认小星星没事,她才松了口气。

正准备重新抱小星星起来,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拐角处一个阴影。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一眼,她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了。

那是个男人,一身烟灰色的西装,五官如刀刻般深邃。此刻,他正目光冷然的看着这边,嘴角带着讥诮的弧度。

安宁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的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可一低头,看见自己满身的灰尘和廉价的衣服时,她又垂下了手。

不是没想过有一天会再次遇见他,但是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耳边的蝉鸣叫的她脑子嗡嗡的响,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也是一个蝉鸣声声的夏天,男人红着眼睛恶狠狠的诅咒她,“安宁,你这样对我,你会有报应的。”

果然,她遭到报应了。

男人迈开步子,缓缓的朝着这边走过来。安宁后知后觉,慌忙抱起小星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


小星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一眼安宁,又看一眼身后的男人。

“妈妈,有个叔叔跟着我们。”

安宁浑身一颤,双臂抱紧了小星星,“闭上眼睛,别说话。”脚步却加快了。

慌不择路,走到了死胡同里。等安宁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退路。

身后,男人不慌不忙的一步一步的走近,唇角带着熟悉又陌生的弧度。“安宁,好久不见。”

安宁呐呐的张了张嘴,“苏先生。”

“苏先生?”苏珩一冷笑一声,目光在安宁的身上打量,最后停留在了安宁怀中那个小小的孩子身上。“你的孩子?”

安宁微颤,下意识的将孩子的脸挡住。

苏珩一凌厉的目光在那个瘦小的女孩身上一闪而过,“你的孩子,竟然还活着?”

“苏珩一!”安宁咬牙,“孩子是无辜的!”

“谁的孩子都可以是无辜的,但是唯独你的孩子。安宁,你那样恶毒。你的孩子,将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安宁闻言,黑亮的目光突然黯淡了,有水雾在眸中流转。很快,她转开头,“骂够了吗?骂够了我就走了。”

说完,安宁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苏珩一旁边仅存的出口,挤了出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闻到了苏珩一身上久违的薄荷香水味。她慌忙别开头,逃也似得加快了步子。

明晃晃的太阳,照的人头晕。耳边是小星星疑惑的询问,“妈妈,那个叔叔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跑?”

安宁想回答,可是张了张嘴,最终只说了一句。“认错人了。”

“可是他还在看我们。”小星星说。

安宁再顾不得其他,搂紧了小星星一路狂奔,仿佛身后有毒蛇猛兽一般。

幸好,包里还有零钱,她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打车贵不贵的问题了,直接打了一辆车回家。家里房门紧闭,安宁伸手敲了敲门,没有人理会她。

她只好自己拿钥匙开门,可是却发现门锁被换掉了。

“赵振!”安宁敲了敲门,“你开开门。”

但是,不管她怎么敲,门里面都是悄无声息。

隔壁的邻居都被这声音吵得走了出来,看见安宁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外,都吓了一跳。

“安宁,这是怎么回事?”

安宁摇了摇头,“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邻居倒是个热心肠,也知道安宁平时在家里被赵振欺负惯了。索性,上前帮安宁敲了门。

選擇專業的男士護膚美容機構,才是男士緊致的肌膚的第一步。位於香港繁華路段的專業的Derma 21 Medical推出的男士HIFU緊致流程就是為解決這個問題而誕生的。

赵振慑于邻居的是个公务员,这才打开门,不耐烦的掀着眼皮,“安宁,我都说了离婚,谁让你回来的?”

话音刚落,那门里竟然走出来一个女人。女人娇俏如花的躲在赵振的身后,“赵振,这黄脸婆不会是你老婆吧?啧……”

安宁脑子嗡的一声,“你是谁?”

“我?我当然是这里的女主人了!赵振刚才就和我求婚了,你赶紧滚吧!”

“赵振!”安宁瞪大眼睛看着他,“这是我的房子,你凭什么带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不三不四?小敏再不三不四还能有你不三不四?人家至少是个处……”

安宁又要抬手,赵振一把揪住了她。“你他么再打我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的丑事他么的都抖出来!”


领居听到这里,看安宁的眼神有了些异样,没有再管安宁,他扭身回去了。

安宁苦笑一声,看了一眼还在睡着的小星星。幸好,小星星还没有醒过来。

“行,离婚就离婚。”安宁累了,也不想吵。“房子是我的,其他的你都拿走!”

说完,安宁就要进门,被赵振一把推了出来。

安宁顿时懵了,“赵振,房子是我的。”

“房子是我的名字。”赵振有恃无恐的瞪着安宁。

“那是当时我不方便,借用你的名字……”

“谁能证明?”赵振伸手抠了抠牙齿,粗俗的样子,令人侧目。“再说了,我帮了你这么多年,你难道不应该感谢一下我?”

“赵振!”安宁放软了声音,“你想要房子可以,但是小星星现在需要手术,只要我先凑钱给小星星做了手术,后面一切都好说。”

现在她没有办法,只好好言相劝。

“鬼才信你。”赵振说完,便要关门。安宁却死死的顶住门板,这个时候的安宁已经濒临疯狂,她知道如果不阻止住赵振,过了这个晚上,还不知道赵振会把这个房子怎么样。

赵振恼羞成怒,狠狠的踹了安宁一脚,将她踹倒在地。

身后的女人倒是聪明,趁着这个功夫,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装进了包里,拉着赵振逃了出去。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安宁追出去的时候,赵振正和那个女人准备上车,安宁死死的揪住赵振手里的包。

“赵振,你不能走。”

赵振被缠的烦了,又要踹安宁,一个黑影闪过来,一拳砸在了赵振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

赵振骂骂咧咧的眯着眼睛看去,待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他冷笑了一声。“原来是苏先生,正好这个女人我不要了,你要你拿走!”

话音未落,又是一拳。

赵振被打翻在地,啐了一口,“他么的,一个破鞋,也值得你……”

后面的话,赵振没有机会再说出口,全部被拳打脚踢的声音和大雨湮灭了。苏珩一打的特别狠,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寒意,仿佛要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赵振的身上。

安宁顾不上管赵振怎么样,她找到赵振手里被打落在地的包,抱着小星星上了路边的出租车。

直到车子走远了,她回头看着刚才的位置,苏珩一已经被他的人拉开了。安宁眨了眨眼睛,将小星星抱紧,还好小星星被她的衣服遮住了,没有被淋湿。

家是去不了了,赵振和苏珩一都是她惹不起的人。安宁本想去旅店,但是一模口袋,钱也不够,只好找到了银行附近一个医院的大厅坐着。

此刻,已经是半夜十点多了。大厅里人群熙熙攘攘的,小星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看着安宁。

“妈妈,我饿了。”

安宁从包里摸了一个面包给她,“小星星吃吧!”

“妈妈你吃。”小星星将面包送到安宁的面前,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纯真的看着安宁。安宁心下微暖,摇头摸了摸小星星稀稀拉拉的头发。

“妈妈不饿。”

小星星这才将面包吃了,又沉沉的睡去。

安宁见状,也找了个角落,靠在椅子上。

她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也没有吃东西了,早就精疲力尽。再加上淋了雨,半夜的时候,她就发起了高烧。

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里还是她二十岁的时候,那时候她和苏珩一还在一起。


那时候的苏珩一还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一双深邃温柔的桃花眼,一笑起来,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

那深潭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

他将她宠上天际,连一根筷子都不许她动手。那时候他说,“安宁,你是我的公主。”

安宁鼻子一酸,从梦中惊醒。

眼角还残留着湿意,她第一时间伸出手,那双水葱一样嫩白的纤手,早已经因为长年累月的家务和生计布满了老茧和裂痕。就像她和苏珩一,再也回不去了。

耳边是男人冷漠的声音传来,“醒了?”

安宁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苏珩一正在她的床边。

“这是哪里?”安宁不安的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看不出这是哪里吗?”苏珩一说完,讽刺的目光象征性的在这房间里环视了一圈。

安宁这才意识到这里是那么的熟悉,等到再看清楚之后,她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这里……”

这里竟然是当年她和苏珩一的婚房,就在这里苏珩一向她求婚,但是她拒绝了。

不仅如此,她还将苏珩一的戒指和所有的心意踩在了脚底,并且告诉他,她根本没有爱过他,之所以和他在一起,只是想骗他的钱!而现在,她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

所以,她们结束了。

安宁惊恐不已,“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说着就要起来。

“想起来了?其他的呢?”苏珩一淡淡一笑,可眼底却看不出半点笑意。

时隔多年,他早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冲动愤怒,只是这笑容,却更加的饱含深意,让安宁浑身发麻。

下一秒,她恍然惊醒,“小星星呢?你把小星星弄到哪里去了?”

“你果然都想起来了!”苏珩一冷冷开口。“你以为我会将那个野种怎么处置?”

安宁真的害怕了,当年苏珩一曾经盯着她的肚子说过,他恨安宁,更恨那个孩子。总有一天,他会要她们和他一样,生不如死。

“苏珩一,如果你敢动小星星,我不会原谅你。”因为着急,她起身的时候,从床上跌下地。

苏珩一神色一动,又握紧了拳头。“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原谅还是不原谅!实话告诉你,我刚才已经叫人将那个野种抱出去丢了。”

话未落音,安宁整个人已经疯狂的跑了出去。

苏珩一看着她飞奔的背影,薄唇咬出刻薄的句子。“安宁,你是不是贱?那个男人把你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你还那么爱他的孩子吗?”

安宁身形一顿,凄苦的脸上,满是悲伤,“那也是我的孩子!”

“好,好,那是你们的孩子。那我就叫人马上弄死她,让她替你赔罪好不好?”

“苏珩一!”安宁知道,苏珩一说到做到。

转身跑回来,她泪流满面的看着苏珩一,“我求你,小星星还小,你放过她……”

她的表现,让苏珩一的脸色更加的阴鸷,他轻呵一声,眯着眼睛看着她。“求人是你这样求的吗?”

话音刚落,安宁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拽住苏珩一的裤脚,“我求你,你放过小星星,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杀要剐我都认了。”

苏珩一伸手拂开了她,“别碰我,脏。”

安宁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磕头,用力的磕头。阅读原文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27222484&ver=897&signature=2wmO2VfmKbrf5ZU*ieJqu3itGsdui0MrCnT2MZ3HPOoAdOVUmX6nbcALzawELvUhghSC*Vqrxr993Snaz8292jvg5y1liE0DlHBwsyZR9eCujirM06g7FqKtcwL6V2*s&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motocyclebike.com/135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