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誰是非州手機之王?不是蘋果三星,也不是華為小米

誰是非州手機之王?不是蘋果三星,也不是華為小米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俞衛國發現,不管你賣出了多少手機,在政府宣佈戒嚴令的情況下,計劃總是不如變化快。在埃塞俄比亞的八年時間裏,俞衛國幫助沒有什麼名氣的傳音控股(Transsion Holdings)成為了非洲領先的移動設備製造商,它是低調的中國品牌傳音手機(Tecno Mobile)的持有者。在非洲大陸賣出了至少2億部手機後,作為Tecno事業部高級副總經理的俞衛國選擇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郊區,設立一個佔地2.6公頃的工廠。本來在7月之前,這裏每個月能生產200萬部手機,但事情並沒有按計劃進行。

  傳音控股旗下手機品牌有TECNO、itel、Infinix

  在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德薩萊尼(Hailemariam Desalegn)突然辭職,動搖了這個政權之後,執政聯盟在2月中旬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對於傳音來說,事件所帶來的影響已成為了一個風險教訓。「在非洲,有許多事情都是不可控的。」俞衛國說。「有時候,你的計劃根本不起作用。」

  非洲手機之王

  說傳音和它的手機品牌在非洲以外的地方鮮為人知,是輕描淡寫的說法。傳音手機從來未躋身於中國十大智能手機品牌,而且在美國和歐洲也不做銷售。但根據研究機構卡納利斯(Canalys)的數據,它的母公司在非洲的手機市場佔據了30%的份額,佔比22%、排名第二的則是三星(Samsung)。其創始人竺兆江極少拋頭露面,他通過一系列的相關支持者和基金,以及有政府背景的投資,控制着這家私人公司。現年44歲的竺兆江曾表示,他計劃通過反向收購中國的不鏽鋼泵生產商新界泵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然後找個時間上市。

  南昌航空大學官網稱,傳音控股創始人竺兆江是該校92321班機械電子工程專業校友。大學畢業後的竺兆江回到家鄉工作,1996年進入國企波導,從銷售傳呼機的業務員做起,三年後晉升為波導華北區首席代表;2006年,竺兆江成立傳音科技

  傳音在非洲的崛起,適逢這塊大陸經歷快速轉型之際,這主要歸功於技術、貿易、城市化以及中國投資的大量到來,其中包括2016年之後到來的600億美元。「傳音的崛起體現了中國政府的一種看法,他們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就看到了非洲所代表的機遇。」《中國的第二塊大陸:百萬移民如何在非洲建立新帝國》(China’s Second Continent: How a Million Migrants Are Building a New Empire in Africa)一書的作者傅好文(Howard French)說。「傳音有一種自律和堅持不懈的精神,所以它能成功。」

  這家公司的出身並無特別之處。它成立於2006年,其非洲的業務基礎是為那些一直以來不受美國、歐洲和日本企業重視的客戶量身打造便宜的硬件和軟件。傳音在埃塞俄比亞的第一條組裝線位於市中心一個三層樓的別墅一層,俞衛國和另外五個中國僑民在那裏組裝手機。「那個地方非常小,但製造一部手機所需要的所有東西都有了。」他回憶道。

  專為非洲市場定製

康泰台灣Local Tour行程包括台北望幽谷、十分老街、阿里山森林鐵道車庫園區等等, 適合親子遊及愛好自然的你。Local Tour中所有景點都提供包車接送服務, 無需要額外另加任何費用。現時登記2人或以上同行即享優惠, 立即進入查看更多詳情!

  俞衛國把最初的幾千部傳音翻蓋手機批量出售給當地的經銷商。據分析人士估計,他收取的價格在20美元至50美元之間,比競爭對手低了10%,並攬下包括維修在內的客戶服務。沒過幾個月,需求量就達到了數以萬計,於是他把生產線從那棟別墅搬到了一個適宜生產的工廠,並開始專註定製功能。

  傳音給手機增加了SIM卡插槽,方便客戶在不同無線網絡之間進行切換,節省話費。中方的工程師還研發了照相機軟件,可以更好地捕捉較深的膚色。當地電力基礎設施不足,他們就將重點轉向延長電池壽命上。「這些就是所謂的微創新,」傳音早期員工阿里夫?喬杜里(Arif Chowdhury)說道,目前他負責該品牌在拉美、印度和東南亞的擴張。「令我們與眾不同的是,從很早開始,我們的產品就是專門為非洲市場製造的。」公司方面稱,它目前在非洲有5000名員工,其中超過90%為本地人。

  公司將業務擴大到整個非洲,並且推出了高端型號。今天,它不再被視為一個山寨品牌。在坦桑尼亞的莫希市,傳音的用戶尼哥底母?戈布利(Nicodemas Gobre)說,他用160美元買了一部Camon CX型號的手機,無論是照相、電池壽命還是時尚感,都很強大。現在,在非洲大陸,每6個人當中就有一人是傳音的用戶。傳音的成功,也把中國的明星手機品牌華為和小米吸引到了非洲市場。「傳音正在改變非洲人買不起智能手機的說法,」風險投資家姆布瓦納?阿利(Mbwana Alliy)說道,他的薩凡納基金(Savannah Fund)專注於本土的互聯網創業公司。「Facebook, WhatsApp, Instagram——這些應用的成功,都要多謝傳音。」他說,

  在埃塞俄比亞,尚不太清楚的是,傳音是否會從該國人口最多的兩個民族——奧羅莫人(Oromo)和阿姆哈拉人(Amhara)在國家層面越來越強烈的代表性需求中受益,又或者,這家企業是否因為貪圖安逸而吃苦頭。「我發現太令人難以置信了,中國的機構、投資者和政府繼續把埃塞爾比亞作為投資目的地。」奧羅莫活動人士格姆庫?易卜拉欣(Gamechu Ibrahim)說道,「要三思啊。」

  俞衛國可不這麼看。他認為,傳音正在講移動和互聯網連接帶到這個國家,僱傭和培訓當地人,這些都對經濟增長有利。「政治穩定是一個大問題,」他說道,不過他倒是充滿樂觀。他說,傳音做的是長期投資,亞的斯亞貝巴的新工廠可能在8月投入生產,不管誰在台上。

  撰文:Lulu Chen、Yuan Gao 編輯:方李敏、齊宇琨 翻譯:杜然

  ◆◆◆◆◆

  點擊你感興趣的關鍵詞

  立即獲得關於TA的更多信息!

  ......


本文來源:http://new.qq.com/omn/20180422A0BORO.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motocyclebike.com/111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