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觀察|重發||復旦教授:「英語量表」出台了 但高掛天上幾人能摘?

觀察|重發||復旦教授:「英語量表」出台了 但高掛天上幾人能摘?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2018年中國英語教學界的一件大事就是研製了3年之久的 《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以下簡稱《量表》)正式出台了。按照有關部門的說法,「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是我國第一個覆蓋全學段的英語能力測評標準,這有助於解決我國各項英語考試標準各異,英語教學與測試目標分離、學習目標不連貫等問題」。《量表》設計者則稱,《量表》將用於我國英語教材編寫、英語課程設計和英語能力等級考試開發。外語專家表示,《量表》的發佈開闢了我國英語能力測評體系的新時代。

但對高校大學生,尤其是非英語專業的大學生和研究生來說,除了四、六級大山外,他們又面臨着八、九級更高的大山需要去攀登。

站在大學生的角度上,我們要考慮的是下面這些問題:

是否可能達到量表中八、九級的各種能力要求?

《量表》共分九級,作為最高級的九級是什麼概念呢?按「量表」設計者的思路,中國九級能力等級量表和《歐洲語言共同參考框架》(世界上最有權威的語言等級量表,我國的等級量表都是和它對接的——筆者注)的六級量表基本接軌,但對語言等要求更全面更細緻,以求覆蓋各個級別中的聽說讀寫譯各種語言技能。用簡單的話說,九級基本上接近母語為英語的語言水平。

那麼問題是,大學生是否有可能達到九級水平?從理論上看,似乎沒有問題:只要教師教學得法,學生刻苦,什麼奇蹟都可能發生。但如果計算一下要讓學生達到九級水平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就會發現根本沒有這個可能性。

《量表》不僅是針對英語專業大學生,而更主要的是針對更大的群體——非英語專業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目前全國本科生的公共英語教學平均學分大約10學分,換算成學時就是180個學時(每學分18個學時);碩士研究生是4個學分,大約72個學時;博士研究生大約2個學分,就是36個學時。

這是一個常識:一個本科生從小學到大二英語課程結束,共花了大約12年時間才「勉強」達到四級英語水平(說「勉強」,是因為如果按嚴格的標準來說,全國一半以上的大學生沒有達到四級要求的語言能力),那麼怎麼可能花108個學時就能達到八、九級水平呢?唯一有點可能性的就是擠壓專業學習時間。

若干年前,有媒體記者曾對大學生做過一個調查,發現有46%的被調查者表示為了通過四級考試,把一半課下的學習時間用在了大學英語學習上,還有21%的學生表示學習英語所用的時間占其本科總學習時間的一半以上。「英語學習成了大學生花時間最多的科目,專業課程被忽視了」。

在頒佈《量表》和實施對應的考試後,我們難道希望這樣的情況在高校發生嗎?非英語專業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都有自己的專業方向,如果為了達到某個英語等級水平而要犧牲專業學習和研究,這是本末倒置。

是否需要全面達到一個級別中的各種能力要求?

四級考試或今後實施的九級考試不是考其中一個能力,而是考聽說讀寫譯全面的語言能力。換句話說,一個考生很可能閱讀翻譯分數達標了,但因為聽說分數太低而通不過四級或九級考試。這種考試體制使得學生必須各種能力都強,必須都過關。

而這,違背了外語學習規律。

在外語環境和母語環境下,語言的學習和使用是不同的。在外語環境裏,只有當學習者有使用需要,學習才會有效,如果一個人看不到有使用某種能力(如聽力或會話)的機會,而被強制花時間去聽BBC、VOA或TED,會有好的學習效果嗎?

一個人因為需求不同,對聽說讀寫能力的要求是不同的。

理工科的學生,學習英語的最大需求是能夠檢索和閱讀文獻,了解本學科的前沿進展;其次是能夠學會學術寫作,以便進行科技交流。因此讀寫是他們的最大需求。讓一個英語講得結結巴巴、聽不懂一個英語句子的理科生,花大量時間去強化聽力和口譯,其結果會如何?必然影響其文獻閱讀能力和學術寫作能力的培養,必然影響其專業學習。

同樣讓今後做飛行員的學生,花大量時間去培養閱讀本行業國際文獻的能力和學術寫作能力,情況又會如何呢?他們最需要的是:在非正常的情況下,能夠聽懂與指揮塔或其他飛行員之間的無電線交流。

一個人的時間是有限的,一個人的資源是有限的。強制所有大學生全面掌握四級或九級的各種語言能力,其結果必然是費時低效。如果是專業學習或今後工作需要,你不讓他學,他也要學;如果不需要,你強制他學,他也學不進去。

在中小學階段,要求全面打基礎,是沒問題的;進入大學,到了本科生,尤其是到了研究生階段,學生只要學習各自專業所需要的英語能力即可,比如,沒有必要把聽說課程規定為理科生的必修課,沒有必要把讀寫高級課程規定為藝體生的必修課。

專業課程和今後工作需要什麼樣的英語能力,學生就相對應地學習,這就是外語教學規律。實際上,美國的一般民眾,也可能只是聽說能力強,讀,尤其是寫的能力根本沒有達到我國英語專業的四、八級水平。北京外國語大學的許國璋,復旦大學的葛傳槼、陸谷孫等老一輩英語大家,讀寫能力是公認的一流,聽說能力沒有達到相應的水平,但並沒有妨礙他們在研究領域裏達到一流的水平。

從大學生立場來說,我們可以接受《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但能否只是讓它作為學術探索,供需要方去參考和研究,而千萬不要用行政化的手段,去設立全國統一的能力對應等級考試。

作者:蔡基剛(復旦大學教授、上海高校大學英語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

原標題:英語能力等級量表高掛天上,幾人能摘?

來源:中國青年報

轉自:譯·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121170_176673

Tag:
本文鏈接:http://www.motocyclebike.com/105257.html